首页 > 财经 > 正文

小企业主生存考:有人夜间卖货 有人希望六月复苏

2020-03-24 14:04:13 来源:第一财经

2020年开年,既定的旅程、日常的生活,都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被打乱了节奏。如今,国内疫情得到了初步遏制,全国大部分城市有序推动复工复产。目前除湖北等个别省份外,全国其他省(区、市)复工率均已超过90%,其中浙江、江苏、上海、山东、广西、重庆等已接近100%。

近日,第一财经采访了几位普通的小企业主,他们的经济条件、所处行业各有特点。他们当中,有人已基本恢复正常生产,有人仍在恢复过程中。对于很多小企业主来说,等待经济全面复苏,“挺过去”是这个春天里最现实的问题。

“政府现在大力推动复工复产,生产企业开足马力、提速生产。国家调控能力、惠农政策支持力度都很大。”农资经销商老邱称,“我还是挺乐观的。”

农资经销商:赶农时,夜间开门卖货

“前一段时间,我们当地是不允许街上商户开门的,只能悄悄晚上开门卖。”老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老邱在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经营一家农资经销处,主要销售种子、农药、化肥等农资产品。突如其来的疫情,给老邱的农资销售及货物配送带来了不少影响。

农时不等人。说到为何要晚上开门,老邱说:“老百姓种地要看天,前一段时间下雨,必须要在下雨时追肥,所以就只能晚上开门卖,这也是当地很多农资经销商悄悄做的事儿。”

农资销售一般以经销商、代理商模式为主,线上很难操作。疫情初期,道路封锁、小区封闭,很多农村同样也采取了封村的措施,这给农资配送造成了困难。“之前有一些地方属于高风险地区,封路了,农民想买化肥出不来,我们也送不进去。”老邱称。

农时贵如油。全国范围内的春耕春种正如火如荼展开,系列支持政策密集出炉。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复工复产进度的陆续推进,道路逐渐解封,销售和配送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新的烦恼随之而来。

目前,生产厂家陆续复工,但开工仍然不足导致产品供应不上,产品价格逐渐走高。

在采购上,老邱感受到了价格上涨的压力。“上游原材料供应不足,生产厂家不像往年一样货源充足,去年价格在每吨2050元左右的复合肥,现在要2100元左右,每吨价格影响在50元到100元上下。”

与东三省有所不同,在睢宁县,6月份才进入玉米、水稻的主要播种季节,当下阶段是农资行业的销售淡季。按照以往规律,在6月用肥高峰前,也是农资经销商备货的最佳时机。

“一般来讲,春节前后价格是最低的,现在正在备货的时候,今年价格上涨,我的备货量只能在往年的一半。”老邱称。

但老邱相信,市场价格的上涨只是暂时的。“政府现在大力推动复工复产,生产企业开足马力、提速生产,到6月份还有2个多月的时间,时间很充裕。我还是挺乐观的,国家调控能力、惠农政策支持力度都很大。”老邱称。

日本民宿经营者:我在樱花季“停业”了,相约枫叶季

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正处于旺季的日本民宿业按下了暂停键。

往年,樱花季原本是民宿业最忙碌的季节,但突降的疫情使小乔的民宿入住率从往年的100%几近归零。

疫情对整个旅游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对日本同样如此。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小企业带来的影响,东京商工会所3月18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约80%的企业表示受到了影响。特别是日本及其他国家相继实施入境限制和呼吁国民减少出行的举措,旅游业、服装业、餐饮业等企业面临资金周转问题,经营受到冲击。

经营民宿是小乔的副业与爱好。几年前,她与几个朋友在大阪买下了一栋房子,又花了超过买房成本的装修费进行了古屋改造。“春节前,早早回国的我们等待着举家欢乐的传统佳节,结果因为疫情,原本在樱花季前返回日本的计划也只好搁浅。”

疫情的消息不断,她马上通知大阪的民宿全楼彻底消毒清扫,紧急采购了防疫用品,请在日本的管家姐姐放置在民宿大厅,免费提供给当期仍在民宿入住的朋友们。

出于安全考虑,在武汉宣布封城前,小乔和合伙人再三商量,一致决定为所有因受到疫情影响而无法出行或放弃出行的客人无条件退订。“1月22日起,我们开始询问已经预订的朋友们,是否考虑延后出行。虽然大家都有担忧,但一开始更多的朋友是观望,仍抱有希望。有一个客人说这是她的蜜月旅行,期待了很久,等这个假期也等了很久,希望近期会出现转机。”

但此后,日本疫情暴发、管控升级,使得原本还在犹豫的客人不得不取消行程。“不记得是哪一天开始,各大旅游平台的退订单量一夜之间喷涌,朋友们的机票也开始被强制取消。”小乔说。

这注定是一个需要牺牲的过程。“渐渐有朋友主动来给我们留言,因为预定时知道民宿不可改退,他们小心翼翼地告知因为疫情自己的旅程被迫取消。”

小乔的民宿客群以中国游客为主,旺季预订往往需要提前3个月左右的时间。根据预订情况,今年春节期间到4月份的入住率几乎是100%。但疫情发生后,除了春节期间个别没有改变出行计划的客人,她为其他客人全部办理了全额退款,这意味着3、4月份民宿处于“停业”状态。

东京商工会所最新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本旅行业自2月下旬起订单相继取消,3月后新增预约订单数为零。

“这次疫情对旅游业和酒店业是重创,我们长期和一些做定制游的朋友保持联系,他们基本上已经完全停摆了。目前看,近几个月都会受到影响,5、6月份能否恢复要看境外的疫情控制情况。樱花今年是看不上了,希望能和朋友们在枫叶季相约吧。”小乔说。

美容行业从业者:希望6月复苏,实现盈亏平衡

大年二十九,刘虹的美容院像往年一样关了门,原本打算在初十恢复营业,没想到60天过去了,虽然疫情高峰已经走远,她还在纠结是否开业。

在美容行业,刘虹已经经营20年。经历过非典时期的她,当年看着行业内很多店铺纷纷倒下。她没想到,距离疫情中心武汉遥远的北京这次也会受到波及。

不能开门营业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房租等各项支出让这些小企业主感到有压力,他们最关心的就是疫情期间房租、水电问题。为了解决企业主们面临的经营困难,各地都出台了关于疫情期间减免中小微企业房租的政策措施,并鼓励地方对让利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私有用房业主、平台企业给予补贴。

刘虹心态一直比较好。“我们家生意一直比较好。年前是促销高峰,续卡、办卡也是一个集中期。我们促销了一阵子,对现在的现金流并没有太多担心。”

“当时没有太担心房租这一块,而且我也是从个人手中租的房子,房主也有房贷要还,这是全民问题,并不是我一个人。”对于房租的问题,她一开始以为疫情会很快好转,但逐渐意识到抗疫可能是一场持久战。

“还好,前几天,房东直接给我免了1个月的房租。”刘虹称。

不过,免去1个月的房租对于久不开门的美容院来说仍是杯水车薪。“我不确定开门会不会有客人,开门了,我也担心安全性能不能有保障。”开不开门成为刘虹一样的很多小企业主纠结的问题。

现金流是需要客流带动的。刘虹说:“大家摘下口罩总有一个过程。客流量逐渐恢复正常也需要一个过程。美容店的收入不取决于我开门营业的时间,而是整个大环境的恢复。”

刘虹也并没有闲着。线下美容院不能开门营业,她带着店员开始在线上卖起了美容产品。她注意到,最近国家在帮助民营及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方面出台了很多金融政策,要求金融机构对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区和行业倾斜信贷资源。“企业之前没有在金融机构做过任何贷款,也没有抵押物,不知道这些政策对我这种小企业会不会有实质性帮助。如果银行能够提供1年期的贷款,可以缓解我很大的压力,利息只要合理,高一点也没关系。”她说。

“希望6月份可以复苏。”刘虹等待着,“今年希望靠着各种促销活动基本持平。”

精彩推荐

本网站由 财经产业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23326号-29
联系我们:527 822 9@qq.com